028-86258669

网站公告: 首尔迪2018仲夏艺术品拍卖会 [2018-05-21] 艺术品公开征集:中国近现代书画 [2017-05-03] 喜讯来了我公司获得四川省文物拍 [2017-04-10] 热烈庆祝本公司网站构建成立! [2010-07-07]
联系我们
地 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天府三街69号新希望国际B座2406室
电 话:028-86258669
传 真:028-65061938
邮 箱:scsedpm@163.com
邮政编码:610041
【案例学习】藏家委托检测拍卖 法院判定应寻找正规拍卖机构

藏家与展览公司签订委托拍卖合同受骗的案例屡见不鲜。上海王先生委托上海某展览公司拍卖藏品,支付了检测费、拍卖基础费后却迟迟没有进展,要求退款也遭到拒绝。王某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双方所签合同,并追讨已支付的费用。近日,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判决展览公司返还王某检测费及拍卖基础费共计35万元。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委托展览公司对其藏品进行检测,并在此基础上拍卖,展览公司理应依约寻找具有相应资质的鉴定机构、拍卖机构处理受托事务。该案对展览公司行为的准确分析,对业内有很大借鉴意义。

为售藏品委托检测拍卖

2014年11月,王某想要出售几件早些时候从国外淘到的藏品,便通过网络寻找拍卖机构。无意间浏览到上海某艺术品展览公司的网站,经与工作人员简单沟通后,王某决定与该展览公司当面商谈。12月初,王某携其收藏的一只青花鱼藻纹大盘从湖北前往上海。据王某称,当天接待他的公司工作人员小周看到藏品后便说,这件东西可能价值连城,如经鉴定证明是明朝洪武年间藏品,公司愿意以1.1亿元的价格收购。经工作人员这么一说,王某顿时来了精神,于是他当即和展览公司签订了一份《委托检测服务合同》,由展览公司寻找专业检测机构对藏品进行检测,为此,他支付了检测费及服务费15万元。几天后,王先生收到展览公司发送的网址和序列号,登录网页并输入序列号后,屏幕中显示一份“收藏品鉴定书”,据该“鉴定书”所载,检测结论为“与明洪武时期同类藏品有差异,为清早期藏品”,而载明的鉴定机构为“香港科技检测中心文物鉴定评估委员会”。

由于此前展览公司曾表示过若检测结果显示藏品非洪武年间,可委托拍卖,于是王某又和该公司取得联系。展览公司称其合作方将于2015年1月在韩国举行一场拍卖会,届时可安排王某的藏品参加拍卖。一心想要出售藏品的王某便与展览公司签订《委托拍卖合同》,将经鉴定的青花鱼藻纹大盘与家中所藏另外三件藏品一同交给对方,并根据合同约定支付了拍卖基础费22万元。

拍卖不成退款被拒诉至法院

合同签订后,王某迟迟没有等到藏品参加拍卖的消息。此外,由于收取检测费用时展览公司仅出具了收据,王某提出索要正规发票,但这一合理的要求也遭到展览公司拒绝。后王某查询了该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这家公司是在2014年11月才刚刚成立的,且注册资金仅200万元。王某委托拍卖的藏品中,仅青花鱼藻纹大盘的起拍价就达到800万元,王某心生疑虑。出于对展览公司履约能力的怀疑,王某多次与公司工作人员交涉,并口头提出解除合同。当问及香港鉴定机构资质问题时,工作人员也没有给予正面回应。

2014年12月底,王某向展览公司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通知该公司解除《委托拍卖合同》,并要求返还检测费、拍卖基础费及4件藏品。该公司几天后致函王某,同意解除合同并归还藏品,但拒绝退款。因就退款事宜无法与展览公司协商一致,王先生无奈诉诸法院。庭审中,王某认为展览公司为了提高拍卖费用,将拍卖价格定得虚高,而为了使他相信,还虚构称要以高价收购藏品。此外,香港的鉴定机构也是展览公司虚构,公司并未将艺术品送往境外检测。因而王某认为展览公司存在欺诈嫌疑,要求对方如数退还其所支付的款项。而展览公司则认为,其并没有诱骗王某的行为,只是王某自己高估了藏品的价值。因王某单方解除合同,故公司不同意退款。

法院判决:展览公司返还所收35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委托展览公司对其藏品进行检测,并在此基础上拍卖,展览公司理应依约寻找具有相应资质的鉴定机构、拍卖机构处理受托事务,现王某对展览公司选择的检测机构及检测报告存疑,展览公司有义务提供该机构具有检测资质的证明。因展览公司所称的检测机构系香港机构,鉴定报告形成于香港境内,故展览公司提供的收藏品鉴定书不符合证据形式要件,亦未提供该机构合法成立且具有相应资质的证据,故认定展览公司未能按约履行委托检测服务合同,王某主张返还已支付的检测费及服务费合法有据。至于返还金额,因王某仅能提供展览公司收取检测费13万元的证据,故对其余2万元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本案中,王某在签订合同后不久,因对展览公司履约能力存疑,询问委托事项即藏品拍卖的具体时间、拍卖公司及拍卖地点,但展览公司未予答复,于法有悖。且根据双方合同约定,在合同签订后、拍卖开始前,王某向展览公司发出书面通知说明理由后,可以撤回拍卖物品,故王某致函展览公司要求解除合同,系其依法行使权利的行为,该解除行为无需征得对方同意,双方签订的委托拍卖合同已依法解除。

展览公司对于委托检测服务合同既已存在违约行为,在履行委托拍卖合同中,又未能依法履行受托人的告知义务,亦无积极履行合同的行为,王某要求解除合同系为保护其合法权利的无奈之举,非违约行为。且展览公司亦未举证证明其已按委托拍卖合同约定处理委托事项并产生相关费用,故王某主张返还拍卖基础费22万元,合法有据,应予支持。

–来源:人民法院报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CmsEasy

地 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天府三街69号新希望国际B座2406室电 话:028-86258669传 真:028-65061938

四川省首尔迪拍卖有限公司_www.sedpm.cn Copyright © 蜀ICP备10027347号 Powered by 首尔迪